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:鄉村小說網 > 修真小說 > 我在廁所是個神 > 章節正文
方寸山下一廁神第69章霉星高照(求推薦)
揚威候是揚威候天遭猛將之神的簡稱,也稱劉猛將軍,于前朝景定四年封神,至今已是五品大神。

    說其封神來歷也算奇特,有一次劉猛隨軍打仗回來路過一座城,適逢飛蝗成災,禾嫁殆盡,劉猛率軍士助民捕蝗、驅蝗使莊稼免遭絕產,百姓甚感其德,因此死后封神。

    自其封神后在北方廣受祭祀,供奉其的將軍廟遍地都是。

    神君說是劉猛將軍示警,莫非是蝗災即將爆發了嗎?

    “大旱之后必有大蝗,此乃民間俗語,沛郡大旱雖讓陸言提前消除了,蝗災卻不可避免!”

    說著,米正信心情有些郁悶,最近兩年諸事不順,先是旱災,現在蝗災又要到了,身為城隍,百姓死亡雖與他無關。

    但百姓死亡太多或者窮苦,全郡鬼神的香火卻難免受影響,一旦應對不力在考評上也要受影響。

    頗為無奈道:“蝗災即將爆發時我們派遣陰兵于邊境設防,逼迫蝗蟲改道肖縣,為了全郡百姓,犧牲肖縣也在所難免。”

    “這也是沒辦法的事,犧牲一縣總比犧牲一郡要好。”

    賈修賢強忍心中激動,試想一下,如果其他縣都沒有蝗蟲唯獨肖縣爆發蝗災,那百姓對剛剛擔任城隍的陸言又會怎么想。

    蝗災爆發,赤地千里,到時肖縣百姓又要餓死多少,陸言必然和自己一樣,沒有香火收入。

    “神君,目前信徒不供奉于我,沒有香火收入廁神衙門恐怕堅持不住了啊!”他突然想到這件事,繼續哀求道。

    “哦,那么多年你就沒有一點積蓄不成?”

    米正信似笑非笑地望著賈修賢,對方的小心思他如何看不透,既然外出坐鎮一方他就不能賞賜香火,這是規矩!

    不過畢竟為自己鞍前馬后那么多年,也不好說的太絕。

    沉吟道:“按照預計,蝗災大概三天后便會到達沛郡,你也不用堅持多久,等陸言下臺了,我再幫你升一級,肖縣城隍就是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神君”

    賈修賢暗嘆一聲,神君能給這些許諾已經到頂了,他心里明白,只要離開城隍府雙方情分就淡了,這已經是最后一絲情分了。

    知曉神君神務繁雜,他不敢打擾,默默告辭離去。

    出了城隍府他的心情豁然開朗起來,雖說沒求來香火,但心中陰沉的天突然出現一縷陽光,再也迷茫了。

    在賈修賢離開后,米正信揮手關閉房門,從抽屜中取出一方玉盒,緩緩打開,金光迸發,隨即立刻蓋上。

    玉盒中的東西不是旁的,正是神力,而且是比紅色神力更高層次的金色神力。

    米正信的臉上流露出沉思之色:“高陽真人好大的手持,以一盒神力交換一株彼岸花,這恐怕是大衍觀三年的香火了。”

    他對大衍觀的目的隱約能猜的出來,雖是違規但也在承受范圍之內。

    尤其是大衍觀答應幫他協調與西海龍湖關系,他更沒有理由拒絕。

    條件雖好他也得吃得下才行,說不得還得再從陰司找關系。

    肖縣城隍衙門,陰兵營。

    名陰兵正在竇建業監督下進行最嚴苛的訓練,只要有任何不標準立刻便是一鞭子抽過去。

    陰兵不敢有任何不滿,反而都在咬牙堅持,只有正式成為陰兵才能暫時擺脫輪回。

    輪回說是新生,但對大部分鬼魂來說如有可能沒人愿意輪回。

    消除了自身記憶,以一個新人重新成長,那原本的自我不是死亡了嗎?新的人生和現在的自己又有什么關系?

    “總感覺輪回像是一個巨大的騙局,用來欺騙鬼魂轉世!”

    一旁的陸言呢喃著,按照后世研究,當記憶徹底被抹除,就算重新有了新的記憶那也與自己沒任何關系。

    可是本世界無論道佛都講究斬去執念,執念不就是本我嗎?

    隨即他又覺得不可能,畢竟古往今來那么多人都沒有發現。

    “看來自己的被迫害妄想癥又發作了!”

    陸言苦笑,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他就一直沒有安全感,不僅來自于米正信、大衍觀的直接威脅,還有對世界發自內心的警惕。

    必須盡快提升實力,并想辦法找到靈臺方寸山。

    關于靈臺方寸山他一直在搜集一切可用信息,可惜至今沒有任何頭緒,按照時間線推算悟空拜師還有一段時間。

    他還有時間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便是提升實力了,陸言默默望著訓練的陰兵隊。

    其實他當初為眾鬼講述的淘汰、補充的想法并未講完,淘汰、補充的確是訓練方法,但他真正的目的卻是擴軍。

    按照陰司制度,縣城隍應有陰兵1隊共50名陰兵,郡城隍有陰兵5隊,共250名陰兵,沛郡有五縣,總計有陰兵500名。

    區區50名陰兵自然不能滿足陸言的期待,反正香火充足,他打算練出150名共計3隊陰兵。

    另外兩隊因沒有編制,故而沒有兵器裝備,因此他打算以預備隊的名義保留,與正式陰兵享同樣的香火軍餉。

    反正他有足夠的香火,只要能保障安全這點開銷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目光再次落在正在訓練陰兵的竇建業身上,他的兩個兄弟也不是普通人,已經被他認命為副隊正,負責統領兩隊預備隊。

    “竇建業被我提拔于微末,又是忠誠之鬼,陰兵隊交給他掌管忠誠性應無問題。”

    陸言沉吟著,這也是權宜之計,槍桿子里出政權,等找到合適人選還是要行分權之舉。

    這不是不相信竇建業,而是對他的保護,以免受到外力誘惑時做出什么對雙方不利之事。

    看了一會,心情有些煩惱,他便返回衛生間神域。

    進入衛生間心中煩惱似乎消失了,這反而引起了他的警惕。

    說明冥冥中有什么危險接近,而衛生間是絕對安全的地方,在這里威脅便不能威脅到他。

    因此他趕緊來到許負身邊,打算讓許負用她神奇的相面之法幫他看看,直覺這東西有真有假,但小心總無大錯。

    許負感受到陸言的接近,詫異地抬頭看去,這一看當即發現不對。

    情不自禁皺眉道:“你又惹了什么麻煩,導致霉運當頭?”
上一章   返回目錄   下一章
 推薦的小說: 鄉村欲愛   鄉村女教師   師娘的誘惑   鄉村活寡   鄉村獵艷記   我在廁所是個神小說   我在廁所是個神全文閱讀  
福彩25选7开奖信息